笑点很奇怪

© 笑点很奇怪 | Powered by LOFTER
标签: 日记
 
 

《我是貓》里寫人大概是因為表裡不一所以才要寫日記。啊,又中了一炮。比如說我一直很想問問某個女人是不是欠操,已經到了口頭禪都快要變成你欠操啊的地步了,我還是沒問出來。

※泛性論,簡單粗暴地講就是一切行為異常都因為性不滿足。多指弗爺的性心理發展說。套在一個大齡女青年身上比較三俗地說就是欠操。

评论